宝厨集团有限公司

社会责任理念


企业社会责任是当今各国政府、企业界、学术界和社会各界都十分关注的热点焦点问题。

《十六届六中全会决定》指出,要“著眼于增强公民、企业、各种组织的社会责任”。因此,宝厨集团强化社会责任不仅是公司法的重要内容,也是构建和谐社会的重要内容。

宝厨集团社会责任,是指宝厨集团不能仅仅以最大限度地为股东们赚钱作为自己的唯一存在目的,应当最大限度地关怀和增进股东利益之外的其他所有社会利益,包括消费者利益、职工利益、债权人利益、中小竞争者利益、当地社区利益、环境利益、社会弱者利益及整个社会公共利益等内容,既包括自然人的人权尤其是社会权,也包括法人和非法人组织的权利和利益。企业社会责任理论与利益相关者理论表述虽有不同,但其核心内容相同,都体现了对公司营利性之外的社会性的关注。公司社会责任的核心价值观是以人为本,而非以钱为本。宝厨集团社会责任既是一种企业治理理念,也是一种制度安排,更是一种商业实践。没有企业社会责任的理念,便没有成熟的制度设计;没有自觉的企业社会责任实践,企业社会责任理论也就成了无源之水。而其中的制度设计则扮演著承上启下的作用。

就理念而言,企业社会责任是一种资本观、财富观。企业社会责任强调资本的社会性与伦理性,强调资本有伦理,商业有道德。企业不仅要取得阳光财富,而且要善用阳光财富。不仅企业取得财富的过程要符合法律和商业伦理的要求,而且企业使用与处分财富的过程也要符合法律和商业伦理的要求。企业社会责任就是对资本无伦理、商业无道德的极端理论的彻底否定。

就制度设计而言,企业社会责任的贯彻落实离不开兴利除弊的法律制度与伦理制度的完善设计。例如,政府应当通过政府採购、简化行政手续等手段鼓励企业承担社会责任;立法者应当鼓励投资者尤其是机构投资者的公司社会责任投资。

就商业实践而言,企业应当自觉出台惠及劳动者、消费者、环境利益与社会公共利益的社会责任政策。公司社会责任运动的最高境界不是通过法律与外在舆论的强大压力迫使公司承担社会责任,而是帮助公司社会责任理念深深扎根于公司投资者及其经营者的心灵深处,并随时转化成自觉自愿的公司社会责任运动。

企业社会责任既有实体层面的含义,又有程式层面的含义。作为程式意义上的概念,企业社会责任要求公司决策程式考虑和反映社会利益与社会权。例如,德国的职工监事制度允许职工代表通过担任监事的途径参与公司的决策程式(如任免董事、决定董事报酬、其他重大决策)和监督活动。作为实质意义上的概念,公司社会责任要求公司决策的结果能够对社会利益与社会权负责。例如,美国採取公司利益相关者理论的诸州立法允许公司董事会在作出反收购决策时,可以不拘泥于股东利益最大化的思维方式,而以为了增进利益相关者的正当权益而採取反收购措施。